1周前 (11-25)  哲理故事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我的童年是一座山,这是沂蒙漫长的山脉。我的童年是一幅画,是沂蒙春夏秋冬四季流转;我的童年是一篇散文,是清晨的露珠,是月下的草垛;我的童年是人生的一本大书。一旦打开,便是无尽的热血和亲情,以及人间大爱。

作为艺术家,一个人的作品往往从自传开始。所以,沂蒙山是“我的”沂蒙山第一,我的创作生活肯定会从她开始。

父亲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沂蒙山工作,母亲是小学老师。他们源源不断的工作注定了我们要不断前进。我小时候的脚步就是跟着他们转,但无论怎么转,都没有转出沂蒙山。这是沂蒙的深情,也是我的命运。

小时候,我的家是一幅温馨的画面。父亲虽然从事司法工作,但也很喜欢画画和写作。除了教语文和数学,我妈妈还会弹风琴和唱歌。当我很小的时候,我喜欢画画、唱歌和跳舞。我是一个活泼淘气的小女孩。经常和弟弟竞争玩具和零食……在一张老照片中,我手里的小铃铛被弟弟抢走了。那时候父母工作忙,奶奶照顾我们。奶奶运筹帷幄,会做漂亮的衣服鞋子,还会做好吃的饭菜,让我们保持白嫩嫩,一脸桃花。

到目前为止,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从城市去农村的场景。当时我和哥哥各穿了一件缎面斗篷,一红一绿,帽子上有一圈白兔毛,非常显眼。一进村就听到村民在喊:“快来看看!来唱戏吧!”他们看着我,我也看着他们。她们的虎头帽、绣花鞋,以及缠在女孩蓬乱发辫上的鲜花和布条,也让我觉得清新耀眼。我最初记忆中的这些乡村文化符号,成为我后来创作的宝贵财富。

春天,我领着哥哥和村里的朋友们去挖野菜,采山花编镯子,在长田里唱着悠然的歌。夏天,朋友帮我们织笼子,教我们抓蚱蜢,贴蝉,在蜿蜒的河边抓蜻蜓;秋天,我提着篮子去地里摘花生、红薯和树叶。冬天更迷人。我们经常在下雪的晚上堆雪人,捉迷藏,不想回家玩。还有屋檐下的冰,是我生命中不可替代的美味。

当我四岁的时候,我开始涂鸦。我父亲是我的启蒙老师。我画了什么?白兔、小花猫、绿树、鲜花、蓝天白云都是我的画。

当时,我母亲是农村小学为数不多的来自城市的老师。她勤于教学,关心学生,节约开支,经常把省下来的粮票和粮食送给有需要的村民。因此,我们家门口经常有不知名人士送来的水果、桃子和梨,还有大公鸡。这些强烈的乡愁让我们享受贫穷的生活。

许多年后,这些怀旧的记忆进入了我的作品。比如我中专毕业的雕塑,我是一个小公社社员,大学毕业的小西青青,都是沂蒙山的礼物。

几十年来,我走遍了全世界,却从未“走出”沂蒙山。沂蒙符号蛰伏在我的绘画和梦境中,成为我的文化血脉和精神地理。至今,我仍在寻找我的沂蒙山——我的精神文化故乡。

随意的想法

一、听音乐,画画。

听音乐和画画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优美的旋律渲染了我的情绪,像涓涓细流一样静静地流淌到心底,把我沉淀的感情激活成一幅清晰的画面。有时候画面融进音乐,有时候音乐融进画面,也就是升华了。优美的诗歌,像音乐一样,不时与绘画交织在一起,给我灵感和启迪,就像一个精灵不自觉地潜入画面。就这样,我进入了一个诗、乐、画交织在一起的丰富多彩的奇妙空间。

二、湖边的乐趣

中秋节过后,湖边的芦苇依然碧绿。芦苇丛中,一束柠檬黄的小花特别鲜艳,蜜蜂停在上面。在它的上面,一个白色的天鹅绒球在阳光下发出柔和的光。一阵微风吹来,白色的羊群迅速散去。羊群非常有弹性,变得越来越大。他们碰巧遮住了艳丽的黄花。突然,花变得微妙而朦胧,就像新娘头上的面纱,太棒了。我陷入了沉思,微风吹过,面纱在空中裂成无数的小绒伞,带着希望的种子慢慢飘走……最后,树枝上只剩下干枯的花萼和孤独的影子。

黄昏时分,夕阳把湖水染成红色,绿色的芦苇镶嵌着美丽的金边,盛开的芦苇变成了透明的橙色,盛开的芦苇支撑着花头在微风中摇摆,湖边的秋虫开始低声歌唱……

我沉醉在这个宁静的湖中。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富裕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zuyu99.com/288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