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天前  哲理故事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在老房子前面,有一个土地大小的花园。现在我妈妈把它变成了一个花园。

父亲和爷爷分开住。他们刚到这个院子时,院子里长满了蒿草。当时,“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刚刚实施。母亲在田里干完农活,用袖子挥舞着锄头,在院子里种了一个一个大小的花园。母亲打算让父亲在她耕地后种植一些主食,如小麦或土豆。然而,父亲仍然坚持他在生产大队的工作。记得父亲所在的单位有一个听起来很有历史自豪感的名字:农村医疗合作社。门前有一个写着大大的黑色字母的木牌,让我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感觉很开心。父亲的才华都在“救死扶伤”这一崇高伟大的事业中,家里的大部分田地都由母亲打理。不能指望父亲的母亲只能在花园里种一些萝卜和玉米,还有一小块韭菜。

和莫言先生一样,我小时候也喜欢吃饺子。用韭菜做馅,把鸡蛋炒熟切碎。当然,吃饺子是一种奢侈的想法,有时你甚至不能一年吃一次饺子。妈妈不喜欢吃饺子,主要是觉得做饺子浪费时间。她说,当她有一袋饺子的时候,最好在田里割草。因此,记忆中的母亲常常蹲在田间或老房子前的花园里,搜寻混在庄稼里的杂草。

花园里种植最多的首先是玉米。下雨时,站在屋檐下,听雨滴落在宽阔的玉米叶上的声音。它整齐有节奏,就像音乐老师教孩子唱歌一样。偶尔有一两句比大家慢,但听起来还是那么和谐。种玉米前,先在地上铺一层塑料薄膜,然后在土里插一根棍子,扔两粒玉米,浇上水,把土填满。大约一个星期后,一对黄色的玉米叶子懒洋洋地从土壤中露出来。我习惯蹲在玉米苗前,用手把还没有完全展开的叶子从土里拔出来。那时,我一定听到了母亲严厉的批评。当玉米长到一根手指那么长时,妈妈会把两株长在一起的植物中较小的一株拔掉,这样强壮的一株就能长得更好。玉米缝隙里的地不能闲着,妈妈那时会光豆或瓜子。村民之间的分享和互助在我的童年记忆中已经达到了一个非常高的水平,也许是因为社会主义宣传的作用。这时,邻居们高兴地从他们的木柜顶上拿了一个纸袋,里面装着各种瓜子。她给我妈抓了一把,有时候还把木柜顶上的瓜子抓给别人吃。我们之所以把瓜子放在高高的木柜顶上,是因为大人怕我们小孩子偷偷拿着吃。我知道妈妈藏瓜子的地方。有时候我妈去地里干农活,搬把椅子,踩上去,抓起一把放进兜里,然后迅速滑下去,逃到没人吃饭的地方。妈妈很少去看她藏起来的瓜子,只记得种瓜种豆的时候。当我妈发现很多瓜子不见了,或者别人求她去拿,她拿不到,我肯定会先被我妈骂一顿。如果我假装死了,我会被我母亲的手杖伺候。甜瓜的叶子很大,叶子底部长满了刺,所以我们不会轻易碰它。渐渐地,黄色的花会在瓜藤上绽放,然后黄色的花凋谢后慢慢长出果实。孩子们非常淘气。他们摘下手掌大小的瓜,往瓜里插四根棍子或火柴做成“小马”,嘴里还在尖叫“ drive ”。等大人发现了,孩子们又要被藤伺候了。

妈妈在花园里种了向日葵,她种的向日葵和其他种族的向日葵不一样。它的茎很粗,叶子很宽。茎比院子的栅栏高,有时会碰到屋檐上的瓦片。向日葵开花时是金色的,毛茸茸的花盘也是金色的。那时候的院子最美,绿绿的玉米,豆子包裹着玉米杆,玉米下面是绿绿的瓜和藤蔓。在花园的一边,韭菜长得更高了,我妈妈用割麦子的刀片割了一片韭菜。除了自己吃饭,她还把我送到邻居和亲戚家。

妈妈养鸡鸭。鸭子被关在围栏里,小鸡在跳来跳去。鸡妈妈最头疼的就是到处挖,用自己的瓜子挖一个小坑,然后躺在小坑里。此外,它们还会用锋利的嘴啃咬新出土植物的幼苗。母亲去过几次山,砍了一些灌木,去掉了枝叶,密密麻麻地做了一个简单的篱笆。在篱笆里面的花园里,我妈妈还在种玉米、瓜和豆。在最初种韭菜的地里,我妈妈种了辣椒和西红柿。在花园的东南角,有一束刺玫瑰,是爸爸从爷爷家移植过来的。

当温饱不再是问题时,父亲在花园里种了100多棵绿油油的云杉。起初,我觉得看毛奇云杉很有趣,但后来我渐渐不喜欢它们了。父亲视自己种的树为至宝,说商机很大,未来绿化会是主流。父亲说话时非常高兴。是林场的厂长给了他树苗。他似乎给了他父亲一个彻底的分析。父亲种树后忙于医疗,母亲农闲时在村北的一家石材厂或水泥厂做临时工,所以除草就留给了我们兄妹。然而,给树除草不同于给萝卜和大豆除草。给树除草碰到树根时,拿锄头的手会感觉到。如果不小心为萝卜和大豆除草,萝卜和大豆的根会和草根一起被割掉。我讨厌给云杉除草。锄头在树与树之间挥舞,云杉的针叶刺痛着我的腿。种云杉苗的那一年,我和爸爸坐驴车去山里找一些梨树。那一年,父亲在山梨树上嫁接梨树和草果树。

我父亲的云杉从我小学四年级开始一直没有卖出去,直到我从省城毕业。但是花园里的松树少了。妈妈说当时爸爸种树的时候,从林场拿了功劳,但是一直没有还。林场的人回家把我爸种的树挖了个折。我父亲和一个当过村党委书记的老人是村里第一个种树苗的,两个人都跑来跑去推销树苗。当时父亲还利用自己在卫生系统的关系,请了一位领导帮忙。不管你是东奔西跑还是东奔西跑,还是一棵苗都没卖出去。当村里的人看到绿色将是未来的主流,开始种植幼苗时,他们的父亲开始胆怯了。他说他的小苗很难卖出去,更别说大家都抢着大规模种植了。

两年前,我父亲的云杉终于被卖掉了。他是外地的大客户。当他看到花园里的树时,他问父亲怎么种得这么少。你是这里苗木种植的基础,需要大面积种植才能获得更多的效益。父亲仍然担心销售。男的拍了拍胸口说:“销售不是问题,只是怕你没货。”他还留下了父亲的电话,说如果有苗木资源或者亲戚朋友想卖苗木,可以直接给他打电话。我父亲感到如释重负。他在原来种庄稼的地里种了秧苗。一大块绿树覆盖了整座山。

父亲的云杉卖了以后,花园里只有父亲嫁接的果树。妈妈说,孩子长大了,就不用担心生活了。这个花园和人们一样闲置。我们就养花吧。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富裕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zuyu99.com/3067.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