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节日;写文:季栋梁

生命的节日;写文:季栋梁

4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那个七月已经过去了。然而,它已经成为我生命中的节日。 对于学生来说,七月意义重大,是非常重要的人生坐标。很多人会因为这样一个坐标而彻底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尤其对我们来说,我们生活在西海固的不毛之地,七月真是鲤鱼跃龙门的一天。 7月,一种真正的赌徒的感觉袭击了我。我就像一个赌博的人,赌光了所有的钱,等着开卡。痛苦的折磨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渴望阳光和雨露,尤其是像我这样的赌徒,在7月份不止一次输到山

一帘痴情醉秋光,本文作家:君兰–杨公子

一帘痴情醉秋光,本文作家:君兰–杨公子

5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长江以南的十月春日,温暖的秋风,从云畔吹进我的心田,与你息息相关,惬意地放牧。因为我们挥之不去的执拗,一岭秋波灿烂。在金霞云龙的群山里,在叶飞的深秋里,树叶铺成千层,重叠的文字充满魅力。粉色的雾霭里开满了菊花,一簇簇的诗词里充满了光晕。旷野无人,蝶舞群峰飞,几米的花墙和云朵都是租来的,幽香和飘零的云朵没有区别。只有我们能看到我们的爱在涌动,云朵和云彩弥漫在林峰的红色山丘和阴影中。 在袁野,在余灿烂

携一抹馨香,芬芳如花文字;网友:墨水阁

携一抹馨香,芬芳如花文字;网友:墨水阁

8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笑世间的沧桑,坠入世间的繁华,把一壶浊酒留在清澈的池里,用言语的温柔沉醉。言语中总有爱,言语中总有恨,人山人海。我想找一份真爱,让我的心充满活力。我想找一个美女,用最美的颜色描绘我的心;我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让我的心在文字的世界里静静地绽放。 真爱永远不会遇见。当每个人都离开自己的时候,偏偏在这个时候遇到了。青春的雨季绚烂而忧郁。那些不断剪不断乱的情绪,萦绕着我的心头,让我坠入泥泞的雨中。我是在风

走在零下32度的哈尔滨|投稿来源:李星涛

走在零下32度的哈尔滨|投稿来源:李星涛

10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开车经过长春,窗外雪花飘来,世界变得一片白茫茫。我的心突然发出凛然正气的怒吼。冷云、赵、、谢晋元、阎海文、杨靖宇、赵尚志……如雷贯耳的名字一个接一个地在我心中滚动。风卷起雪和灰尘,龙在窗户后面旋转着离开了。 在袁野,白杨的枝干紧贴树干,角度几乎垂直于大地,树体向西南方向倾斜,就像一个指挥下士兵的共同动作。双烟囱出现在瓦房的屋顶上,玉米茬在雪地里以黑线弹出。 当我到达哈尔

锅台;发表人:谢培军

锅台;发表人:谢培军

1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傍晚,细雨蒙蒙。操场对面的小山被白色的雨雾笼罩着,天空比平时更早变暗。今天是腊八节。妈妈应该在家吸尘。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我离不开自己。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去三里外的板桥山村看望母亲了。 “我走着去板桥山看我妈!”我对老婆说,换上雨靴,拿起雨伞,走进雨雾之中。我撑着伞独自走在通往家乡的水泥路上。路边是贫瘠的稻田,杂草丛生,已经枯萎并向地面倾斜。偶尔看到几片油菜花田,绿色的油

野旷天低树发文人:杨闻宇

野旷天低树发文人:杨闻宇

1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中年人往往在烦恼中怀念童年,在现代闹市生活久了,很容易回忆起田间地头的风景。西进甘肃,生活在兰州,忘不了儿时的故乡关中,那是元夜上树木如云的美丽关中…… 杏树在早春首先开花。仿佛看不见的春神正骑着“战马”从太阳边缘飞来,应该闯进荒野。浑身云朵云朵的颜色,是刚从蹄下立起的麦苗所生,粉绿相间,干净如洗。杏花开花迅速,枝繁叶茂,完全凋谢。当小麦变黄时,

我们在爱国,撰稿人:阳光

我们在爱国,撰稿人:阳光

2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环境在悄悄变化 空间在悄悄压缩 ,微妙地 适应变形的眼睛和面孔。 陶醉 仍在助长它 认为 是时代的英雄。 人们随着潮水起伏狂欢呐喊所有的人都将参加这场战争。 但我不知道如何看到太阳,尽管他很荣耀 你在魔法中 但这只是昙花一现 你在永恒的黑暗中。 然而 在日落之前 有一股奇怪的凉风 一股奇怪的冷光。 有人大声喊叫每个人都嘲笑神经癫痫。 有人建议那个人给一点小费,小费就消失了。 有些人在背后议论纷纷。

我的白羊座,创作者:精灵鼠–晓蕾(雷小珠

我的白羊座,创作者:精灵鼠–晓蕾(雷小珠

2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我是84年的白羊座,性格和星座里的大致一样。有些是大大咧咧,有点傻傻甜甜,有些是火辣辣,有些是热情直爽。我时不时会坦率地说出别人的缺点,偶尔说话也会婉转,而且我喜欢社交,所以我的朋友来自全国各个角落。不开心的时候会跟他们聊心事,解除烦恼,主要是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虽然不经常见面。 白羊座的人有点傻。最近遇到一个比我小的白羊座男生。他可能有相似的性格,所以我们一起聊了聊。因为相似,都是发自内心的。根

冬日美味串串香,写作者:刘燕

冬日美味串串香,写作者:刘燕

4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最近几天气温突然下降,寒意袭人。走在街上,我的目光情不自禁地落在街上的一家串店,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只见几个长长的茶几,已经坐满了人,锅周围还有很多“好吃的嘴巴”,老板在一旁忙碌着。天气冷了,川川香的生意越来越热。 我拿了个小凳子坐下,点了我喜欢的菜,然后静静地等着。我看了一下这家商店。家具很简单。有一个油漆桶做的煤球炉,炉上有一个油乎乎的铁锅,铁锅里有一锅热气腾腾的红汤,

挖水晶,撰稿:陆琴华

挖水晶,撰稿:陆琴华

4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我上小学的时候,父母和爷爷奶奶还住在一起,一家七八十口挤在几个房间里。别说不方便,连上厕所都麻烦。一家人共用一个厕所,一大早就排队是很常见的。 有一次,正好是周末,父亲没有去地里干活,而是开始在院子的角落里挖坑。父亲挖坑的工具是三把大铁叉。几个铁叉下去了,很多黄泥上来了。父亲说:“是盆。”这里的“盆”不是洗脸洗衣服的盆,而是我们村里人挖水晶时的行话,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